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生活百科

木兰花慢

时间:2019/6/16 9:36:43   作者:波兰网   来源:波兰网   阅读:4879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木兰花慢母亲想找一本旧册,我俩按她的记忆翻书桌,拉开第四个抽屉时,一本老式笔记本引起我的注意。这种22开、80页的“工作日记”是父亲生前常用的,父亲去世后姐姐都收起来了。拿出来,打开——第一页是空白,第二页整张纸上只有三个字:“给宪儿”。三个字不大,笔锋圆润,却重锤般撞击我的心扉...

木兰花慢

 

母亲想找一本旧册,我俩按她的记忆翻书桌,拉开第四个抽屉时,一本老式笔记本引起我的注意。

木兰花慢


这种22开、80页的“工作日记”是父亲生前常用的,父亲去世后姐姐都收起来了。

 

拿出来,打开——

第一页是空白,第二页整张纸上只有三个字:“给宪儿”。


木兰花慢


三个字不大,笔锋圆润,却重锤般撞击我的心扉。因为父亲从不曾为哪个儿女单独命名过他的笔记。

 

父亲在第三页第一行写道:“2006419日,宪儿来电,嘱和《木兰花慢》词。为此,抄几阙如下:”


木兰花慢


这页,父亲抄录了辛弃疾、李芳子、陈参政、萨都剌四人的木兰花慢,

 

木兰花慢

 

翻过页,却是我的。

想起来了,200510月我去非洲Safari(狩猎),回来后在当地华文报上以北极狐笔名发表连载游记。诗友紫云读罢赋词一首《木兰花慢--赠北极狐》:“步狐踪丽影,路难度,险丛生。览深谷平湖,峻峰古木,奇景纷呈。喧腾。兽群驰骋,踏扬尘浪万里迁程。厮打杀残壮烈,持强掳弱悲情。晨明,百鸟争鸣,观树海,沐风清。伴河马同游,蚁虫共宿,野狗围棚。真行。几经甘苦,胆增心静勇者全赢。游迹四方横纵,侠姝又谱新声。”

为答谢紫云知音,我随即以《木兰花慢--步原韵和紫云》回赠:“恋余晖残影,忍虚度,志凭生。涉天下江湖,推拉朽木,万象皆呈。欢腾。人生驰骋,总须昂首立马全程。过眼得失性烈,随缘取舍真情。鲜明,肝胆齐鸣,撩树海,绕风清。唤旭日同游,繁星共宿,雨打竹棚。都行。休言甘苦,坦眉一笑哪管输赢。若再紫云横纵,双姝更谱新声。”

词写好后,发给父亲求正。


木兰花慢


图说:1957年全家合影,我坐在父亲腿上,父亲的大手让我温暖。

 

家父虽然在清华学的是土木建筑,但他们那一代哪个不是文武双全?我知道父亲上通天文下知地理,他能画星图,也能画地图;他文艺体育娱乐几乎样样都行,会唱戏,也会下棋,会踢足球,也会游泳。抗美援朝,他一手拿哨一手拿枪敌机轰炸下架桥修路;运动挨整,他一手驱蚊一手执笔逼窄牛棚中填词写诗……我的古诗词就是小时候父亲给打下的基础。从“天”对“地”学对仗,到“平仄韵”学词律,父亲引我入门,耐心教诲,遂成我一生爱好。若没有父亲的私授,我的青春定会在“读书无用”的年代里沉沦。


木兰花慢

 

这次,父亲对我的词共做了十处修改,每一处我都心服口服,每一处我都能体会父亲的用心良苦。

    比如第一句,我的原句是“恋余晖残影”,父亲将“残”字改成了“灿”字,这一字之别,从根本上扭转了我自嘲自怜的心态。当年参加狩猎团时因年龄超标,好说歹说才被接纳,可身体条件确实跟不上,一路上我危机不断,故用了个“残”。

父亲修改后的木兰花慢是这样的:“恋余晖影,忍虚度,志凭生。访天下湖,漠中秀木,万象皆呈。欢腾。人生驰骋,总须昂首立马全程。过眼得失烈,随缘取舍真情。鲜明,肝胆齐鸣,撩树海,风清。唤旭日同游,繁星共宿,雨打棚。都行。休言甘苦,坦眉笑哪管输赢。若紫云横纵,双姝更谱新声。”


木兰花慢


看着父亲娟秀的笔迹,想象着十三年前,父亲怎样郑重地启用新本,怎样柔情地写下“给宪儿”三字,怎样精心选抄古人佳句供我参考,又怎样字斟句酌改我的木兰花慢……

一股暖流上涌,堵住胸口片刻,最后从眼窝冲出了防线。

 

木兰花慢

 

往事一件件,重回眼前。

有一年(2004年)我情绪低落,填了首《诉衷情》排遣。

 

【诉衷情--乡愁】

壮年过海不言愁,一笑却神州。他乡梦断无数,谁解个中由。学未果,阮囊羞,志难酬。泪抛何处,此亦悠悠,彼亦悠悠。

 

哥哥看到后马上转给了父亲。没一会儿功夫,父亲的回复就到了:

 

【诉衷情--原韵答宪儿】 爸爸

 

异乡闯荡不知愁,时而恋神州。人生本属春梦,何必问缘由。亲尚健,女娇羞,志将酬。笑声飘处,情亦悠悠,意亦悠悠。

 

父亲的急复令我无比惭愧,都50岁的人了,还要让远方的老父担忧、安慰……

在父亲的激励下,我在异国重拾文字爱好,勤奋写作、投稿……后来找到心仪工作,当了一名记者。三年后,我要去阿富汗战地采访,路过北京,正赶上父亲的米寿庆典。我没敢告诉任何人,只是用原韵又做了首《诉衷情》:

【诉衷情--父亲米寿祝词】宪儿 20071215

时来运转再无愁,岁岁旅神州。殷殷慈父教诲,惟女解根由。豪情在,亲不羞,志今酬。笔挥何处,天亦悠悠,地亦悠悠。

我当时的心思是,万一回不来,就算是给父亲最后的道别,希望父亲不要为女儿过于难过……

 

还有一年回家探亲,我随便说了句“要是能带回一部辞海回加拿大就好了”,父亲便不声不响地跑书店去买;有一阵,我忽然迷上了武侠,父亲知道后,从地坛书市买了套金庸全集,好几里路自己拎回家来。80多岁的老人,30多本厚书,我惊讶父亲是怎么做到的。后来妈妈说,父亲的手被捆书的绳子勒肿了,好多天抬不起胳膊……儿的心疼和感动啊,难以形容!

 

    本以为每个人都必经生、老、病、死,我总有机会给父亲端汤送水尽孝榻前。哪曾想,父亲好端端睡梦中仙逝,我竟没来得及见上一面……

 

父爱如山,怎奈山高路远;父爱似海,怎奈渡舟无缘?

锥心之痛永难休,悔之莫及终身憾。

 

我百感交集,心底里千呼万唤,唤出了这首思念无限的《木兰花慢》——

【木兰花慢--感念父爱如山】

永别情未减,梦沉处,两相欢。悔年少轻狂,越洋远去,不孝于先。家中事难再管,父慈悲不忍责微言。无奈天涯路断,想儿只在心间。心酸。睹字如亲颜,顿叫泪侵衫。念那夜清寒,披衣握笔,为女谋篇。苍天,可能许我,负荆棘,洒酒叩灵前。先叩如山父爱,再求世世团圆。 

作者:胡宪(2019615日,适逢父亲节)



相关评论